有人狂赚千倍资金盘游戏日进上亿元宇宙泡沫还能吹多久?

你还不知道元宇宙?没关系。看看微软、Meta、英伟达的雄心壮志,便可领略元宇宙的辽阔。

1月18日,微软宣布将以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这是有史以来互联网领域最大的一笔收购。科技巨头有钱,游戏公司有经验,微软希望借此搭上元宇宙的列车。

两个月前,FaceBook改名为Meta,即便扎克伯格冲浪的视频被嘲笑,但扎克伯格的意志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知名显卡厂商英伟达则希望借助Omniverse,开启市值从7600亿美元迈向万亿的大门。

互联网公司们的宏伟愿景,看起来多少有些疑惑——因为以今天的技术水平,元宇宙的美好愿景不比移民火星更快实现。

这并不影响越来越多的公司和人加入到这场“盛宴”中。英国12岁的男孩Benyamin靠Werid Whales系列的NFT,一个暑假就赚了300万元,而这些鲸鱼数字藏品不过是普通的表情包。一家区块链公司在2018年买的虚拟土地现在已经价值1亿。在交易平台Opensea上,The Sandbox上一块虚拟土地的底价已经达到3.42个以太坊,约7万人民币。

可普通人没有改造世界的梦想,他们想得很简单,能不能赚到钱。但是,在一个到处都是泡沫的游戏场中,除了做局者,要实现这个梦想多少有些痴心妄想。10万本金涨到了1亿

想要在元宇宙世界里赚到更多的钱,你需要比别人更早接触到它,并且义无反顾的投入,即便根本无法预测它的未来。

2018年年底,一个名为Somnium Space 的游戏平台问世。在这个世界,用户最低支付55美元就可以购买到一块土地,玩家们可以在此建造 VR 房屋和各种建筑物。

根据Somnium Space 官方的说法,这是一个基于区块链并完全由用户主导的开源社交型VR 世界。它希望帮助玩家在虚拟现实世界中创建一个正常运转的经济体系,来促进玩家在虚拟世界中获得沉浸式体验。

一个新概念问世之初总是不被更多人关注到,但这并不影响区块链狂热者的追捧,尤其在比特币价格腰斩的2018年下半年,Somnium Space 提出的新概念让一些人眼前一亮。

张琨也是那个时候开始注意到Somnium Space的。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从2018年开始,他陆陆续续在Somnium Space、The Sandbox等平台上买了几百块土地,斥资10万元。

张琨是区块链的忠实“信徒”,经营着一家10来人规模的区块链技术公司。入行8年,对于圈子里财富自由的故事他早已司空见惯,他告诉Tech星球,自己早期购置虚拟土地纯粹是出于相信。

这就好像投资了一个创业项目,即便失败概率高达99%,但是只要赛道对了,运气还在,爆发也是有机会的。2021年11月,元宇宙上的虚拟土地交易爆火。在DappRadar数据显示,去年11月,如The Sandbox (虚拟土地交易平台)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和交易活动,虚拟土地交易量达到2.28 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月份,比上个月增长近700倍。

现在,在交易平台Opensea上,The Sandbox上一块虚拟土地的底价已经达到3.42个以太坊,约7万人民币。

“我们手里的土地现在已经涨了1000倍了(价值1亿元人民币),但我们不打算卖掉,我们团队不缺钱”,张琨说。

2021年,一家元宇宙公司以不到100人的规模创造了超过1亿元的净利润。他们刚刚获得了新一轮融资,过程极为顺利——仅仅和投资人聊了一个小时,甩出一份光鲜的财务报表,短短1个月,机构便完成了尽调、打款等全流程,而过去这个流程需要3个月。

不过,这家公司不是普通人,更像是一个做局者,这1亿的利润从何而来,对方拒绝回答。但他们的成立时间超过10年,用创始人自己的话说,元宇宙技术并没有多大新鲜,和以前区块链没什么区别,而区块链圈子里的知名人士他都清楚。

张琨并没有在高点抛掉自己的土地,他想成为虚拟世界里的土地开发商。“和现实世界里一样,你可以盖好房子,赚取租金,也可以在房子外售卖户外广告等等。”他津津乐道地介绍虚拟土地的变现方式,“对方支付给我数字货币或者其他虚拟资产即可”。

在他看来,这是虚拟土地明天的应用雏形。“你看不清楚后天,但起码可以看清楚明天是什么样子”,他解释自己不抛掉土地的原因。不安分的人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被泡沫所折射出来的光芒吸引,在错失移动互联网红利,靠公司上市期权变现实现财富自由的故事接近尾声之际,他们选择一手推开元宇宙的大门。

一位攻读市场营销专业还有5个月就要毕业的大学生,打算放弃自己的专业加入到元宇宙。一位刚刚毕业的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生起薪就是五六万一月,他可能还要挑剔。一个做了十年物流的人,学习了1年多区块链就被邀请到一家游戏公司负责开发元宇宙游戏,关于待遇他没有明说,而是用一句“前景无限,收入无限”来替代。

元宇宙,一个时髦洋气的概念像魔术贴一样,似乎只要贴上它,就可以让股价暴涨。2020年借壳登录A股的红人经济公司“天下秀”在10月28日宣布自己要推出“Honnverse虹宇宙”虚拟社交元宇宙产品,随后它的股价经历了17天7涨停涨幅80%戏剧性时刻。

在它开启的第一轮线上限量版虚拟房产预约抢购活动中,首日预约量在两小时内破万,由于抢购人数众多,服务器一度崩溃。

即便,天下秀并并未实际参与AR、VR、 MR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但投机者们相信这就是元宇宙,再不上车就晚了。

一位投资虚拟资产多年的玩家告诉Tech星球,虹宇宙的很多土地都是直接送给早期投资者的,但是由于缺乏投资价值,且体验完感觉没什么意思,他随手就转售给其他玩家了。

11月19日发布的上交所警示函,让一些投机者赚钱的美梦泡汤。但天下秀涨起来的股价依然处在10.59的高位,要知道,在涉猎元宇宙之前,它的股价不过8.49元。

一家A股上市公司为了搭上元宇宙的列车,自技术团队投入研发了小半年,依然搞不定,最后决定找外包。某国际知名石油企业决定研发属于自己的NFT,就连比亚迪也宣称自己和元宇宙有关。

事实上,元宇宙行业里最多的还是不足百人的创业公司。一位在字节教育研发线的员工曾接到某元宇宙创业公司的电话,对方邀请他去做CTO,待遇是每月4万,他觉得很离谱,于是放弃了机会。

但这不是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在BOSS直聘上,元宇宙公司招聘一个CTO可能只需要付给他每月2万的薪酬。极低的薪酬意味着要么团队混杂,要么他们更多的收入需要靠其他渠道获取。

“你会发现行业是非常缺人的,他需要懂技术、懂游戏、懂设计,其实天美工作室的人最适合了,他们出来的意愿不大”,一位元宇宙公司创始人告诉Tech星球。行业里有大把的年轻人,但是懂技术的人基本不多。

大公司、中型公司、小微企业;搞科技的、做文娱的、搞石油的……全都一股脑扎进了元宇宙里,一个滚烫的鱼龙混杂的市场。不断变化的风口,不变的割韭菜游戏

元宇宙的炒房热潮并没有维持多久。The Sandbox 平台上的交易笔数从巅峰期的833笔下降到了236笔,跌幅超过70%。

“这个行业做什么时候都是扎堆,你会发现原来一批人都在做热钱包,后来都去做冷钱包,接下来去炒房,现在又炒NFT。风口基本上3个月一变,抓住了就抓住了,抓不住就错过了。”杨斌感叹,“现在NFT就很卷呀,我都觉得今年会出现一万家搞NFT的公司”。

人们创造了无数个新概念,最终的目的高度一致:在用户清醒之前赚走他们的钱。

一家元宇宙游戏开发公司的员工许磊亲眼见证过圈子的浮躁。“在一些火爆的链游里,开始,玩家回本需要三个月,慢慢变成20天,最后变成几天,一些游戏每天都有几个亿甚至十几亿的资金进场。”

越来越短暂的回本周期让人变得不理性,最后一些游戏公司会以崩盘、被黑客攻击等各种理由彻底结束这场收割。其实,这些游戏并没有多高级,很多都只是一款网页游戏,但是因为加上了元宇宙、区块链的概念才得以吸引眼球。他们的体验并不好,但玩家们似乎不在乎,他们志不在此。

“这个圈子的很多人钱来得不干净,他们最终只有两种结局要么进去了,要么出去了。”许磊感慨说。他亲眼目睹过很多人的财富短时间内迅速累积,这些人大部分是极其焦虑的,因为钱来得不干净,一些人晚上甚至会失眠。

泡沫还会继续,新的概念还会再出来,新的韭菜还会上车。“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开端都是泡沫,这就是它的价值。”一位元宇宙公司创始人总结说。

如果仅仅是一场又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便失去了其价值。真正可以带动元宇宙行业大踏步前进的始终是技术的突破,虽然现在看起来技术的突破举步维艰。可在现实世界里披荆斩棘总好过在虚拟世界里狂欢。

而当越来越多的人为了科技进步而努力时,那些空泛的概念、泡沫式的骗局才会逐渐消失。

阅读原文特别声明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