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生态下运营商机遇及布局策略分析_通信世界网

随着5G、AR/VR等技术的不断成熟,“元宇宙”逐渐走向产业化。本文系统地梳理了元宇宙的业内观点、产业生态、主要技术需求及国内外政策,并分析了Facebook、腾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元宇宙布局策略。对运营商而言,一方面,应强化自身基础能力,在云计算、边缘计算等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提供稳定算力网络能力;另一方面,应在创新业务与生态合作上加大发力,淡化“管道”角色,深度融入元宇宙产业链。

元宇宙(Metaverse)最早出现于上世纪90年代美国文学科幻小说中,是利用科技手段创造的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的世界。2021年,随着一些科技实力、资金实力较强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入局,引发讨论热潮,元宇宙被称为“新一代互联网”。

目前“元宇宙”概念在产业界与学术界尚存有争议,仍处在认识、理念的探索期。元宇宙概念股的第一家上市公司Roblox提出,元宇宙至少包括八类要素: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元化、随地、经济系统和文明。清华大学《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元宇宙是整合多种新技术而产生的新型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它基于扩展显示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基于数字孪生技术生成现实世界的镜像,基于区块链技术搭建经济体系,并允许每个用户进行内容生产和编辑。

从发展深度和广度来看,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出现大概需要经历3个阶段。一是独立虚拟平台阶段(2020—2025年),这一阶段的参与者主要围绕社交/游戏/内容等单一属性建立独立虚拟平台,着力点在于AR/VR设备提升方面。二是虚拟生态圈阶段(2025—2035年),在这一阶段,泛娱乐沉浸式体验平台将通过合作、并购等形式,实现“社交+娱乐+内容”等多种功能的融合,打造区域性的虚拟生态圈。三是元宇宙成型阶段(2035年以后),这一阶段区域性的虚拟平台将逐渐组合,形成协议架构,从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

目前元宇宙代表的“下一代互联网”还处于发展早期,但产业链上下游已逐渐清晰,可以将其从低到高分为基础设施、智能硬件、软件平台、内容服务四层,如图1所示。互联网巨头作为当前元宇宙生态的主要参与者,在内容层依托流量优势吸引用户,在其他层面上通过并购、战略投资等各种方式强化自身技术能力与影响力,在当前的产业链中占据了主导地位。

在政策上,目前国内尚未针对元宇宙概念直接发布政策,但智能科技领域相关政策密集出台,提出要加快物联网、大数据、边缘计算、区块链、5G、人工智能、AR/VR等新技术的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培育壮大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型数字产业;《关于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培育壮大新增长点增长极的指导意见》提出要稳步推进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集成创新和融合应用;部分省市(如上海)提出要引导企业加紧研究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相交互的平台,为元宇宙产业发展提供了有利契机。

过去几年已建立起从底层架构到硬件、平台、内容的完整体系,致力于在各“赛道”抢占先机,如图2所示。2021年10月28日Facebook改名为“Meta”,展示了其向元宇宙生态全面转型的决心。

在底层经济架构上,2019年6月Facebook发布了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体系Libra,计划打造一个新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一种低波动性加密货币和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该计划推出后因安全与隐私隐患被美国国会审查,2020年改名“Diem”后与法定货币挂钩,提升了系统的可靠性。硬件方面,其产品包括头戴VR设备Oculus、视频通话设备Portal、头显MR设备Project Cambria、VR触控手套等,其中多款产品行业领先。软件平台方面,Facebook着力于开发XR平台,培育创作者与用户能力。其即将推出的Presence Platform,结合了机器感知与AI功能,使交互更为逼真。应用方面,开发了基于VR硬件的系列社交应用,包括虚拟居家场景的Horizon Home、会议环境的Horizon Workroom等。内容方面,依托Facebook、Instagram等应用提供云游戏等创新服务,保持内容优势。

Facebook是唯一一家全力投入元宇宙研发、唯一在元宇宙所有层级都有布局的互联网巨头,这使其在未来的元宇宙竞争中最有可能形成独立的完整生态。在硬件、平台等“赛道”上,Facebook通常同时铺开多种产品、业务,通过大量试错探索可能的发展方向。当前Facebook已在一些关键领域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如Oculus quest系列VR头显设备已稳居市场霸主地位。

但必须指出当前Facebook在所有“赛道”上的探索都不具备太强的可应用性,商业化周期也具有不确定性。同时,Facebook针对元宇宙的技术探索和基于社交平台的业务模式关联度不高,而对于资金、人员投入过大,综合影响下,2021年Facebook的净利润预期将下降100亿美元以上。

中国移动于2021年11月2日在“2021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通过其子公司咪咕发布了元宇宙MIGU演进路线图和不同阶段的发展方向,如图3所示。

中国移动的元宇宙战略可以从内部布局与外部布局两个维度进行分析。内部布局上,一方面,中国移动以算力网络为根基,用云计算、通信网络等底层技术和基础设施保障元宇宙虚拟世界的运行,依靠运营商的技术与管道优势,夯实在元宇宙中的基础地位。另一方面,依托咪咕前期在视频、音乐等方向上的内容与用户积累,探索视频、游戏等特定方向的元宇宙应用。咪咕提出聚焦超高清视频、视频彩铃、云游戏、云VR、云AR五大方向,深耕5G+MSC、5G+视频彩铃、5G+云游戏、5G+XR四大领域。实际瞄准视频、游戏,这也是元宇宙技术最易应用的区域。

在外部布局上,中国移动在渠道、硬件两方面发力,协同合作伙伴探索多元化发展方向。渠道方面,中国移动作为运营商在视频、音乐版权上有独特优势,咪咕具备一定的内容积累,但相较于主流互联网公司,其缺点在于渠道与运营能力。因此,借助小米游戏等合作伙伴的渠道分发能力,可以触达更多用户。硬件方面,AR/VR等硬件设备作为元宇宙中至关重要的部分,直接决定了用户体验和行业潜力。中国移动通过与平治信息、达闼机器人在VR与机器人等关键设备领域达成合作,广泛布局硬件生态,配合自有内容资源,提升应用价值。

中国电信在2021年“5G创新应用合作论坛”上也提出积极布局元宇宙。中国电信提出立足5G创新应用成果,战略布局元宇宙,创新XR内容的生态合作,丰富元宇宙的产品矩阵,全面卡位元宇宙“赛道”,加速与5G创新应用的融合发展。

中国电信以新国脉公司为依托,推出了“2022盘古计划”布局XR生态链。在业务层面,开放融媒体云平台,丰富元宇宙产品与内容矩阵,包括虚拟人、云AR/VR、云游戏等。在生态层面,将“内容+平台+终端+渠道”等维度深度捆绑,制定行业标准,联动渠道实现终端升级。在资本层面,开展产品孵化,协同中国文化产业投资母基金等企业共同发起设立央视融媒体产业投资基金,主要投向前沿技术应用。

国内互联网公司中,腾讯围绕元宇宙概念的布局最为广泛。近年来,腾讯聚焦于元宇宙产业链中的应用服务层,通过持续投资元宇宙概念相关公司,初步构建起了基础生态。

腾讯的投资集中于游戏、社交两个板块。游戏内容上,腾讯代理发行了Roblox。游戏开发上,腾讯收购了Epic40%的股份,聚焦3D内容及AR/VR内容开发引擎Unreal Engine。社交板块中,腾讯投资的Soul主打“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标签,但与元宇宙概念的实际关联度较低。

从元宇宙产业链分析,经过对Facebook、腾讯、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案例分析,可以发现互联网公司侧重前端应用及软件层,运营商侧重于基础设施运营层且主要以合作方式开展,如图4所示。

整体而言,元宇宙有潜力在互联网的基础上成为下一代社会形式,但需要建立健全完善、透明的监管制度以进行约束。在与互联网巨头的布局对比中,可以看到运营商的策略更保守,力度较小且集中在基础设施层面。运营商要想在下个互联网阶段中弱化“管道”角色,多元化的战略布局是必不可少的。

以“5G+F5G”双千兆接入和传输网络、Wi-Fi 6等为代表的通信技术是元宇宙最根本的基础设施,依托高速率、低时延、低能耗、大规模设备连接等特性,能够支持元宇宙所需要的大量应用创新。以AR/VR终端为例,实时CG类云渲染AR/VR需要低于5ms的网络时延和高达100Mbit/s至9.4Gbit/s的大带宽,基于5G技术可支持全场景AR/VR同时运行。Wi-Fi 6的MIMO技术、OFDMA技术允许多个设备以及多个应用同时进行数据传输,从而提高了传输效率。

相对移动互联网时代,元宇宙时代对底层资源的需求更加庞大,沉浸式体验是元宇宙的重要特征,从二维到三维将催生海量基础资源的消耗,对云端计算能力有更大的要求,除传统的数据上云需求之外,算力需求将成为元宇宙时代更大的上云需求。运营商具有深厚的网络技术、运营技术沉淀,通过“连接+算力+能力”能够更好地满足元宇宙应用发展。

在底层设施上,元宇宙的海量实时信息交互和沉浸式体验的实现,需要以通信技术和计算能力的持续提升作为基础,运营商作为算力网络服务的主要提供者,应立足于强化自身根本能力,推动元宇宙产业成熟。具体而言,运营商可通过增强网络的感知能力、智能能力,串接算力服务和应用服务,成为元宇宙基础设施的服务提供商,率先确立在元宇宙中的基础性地位。在技术方面,运营商需着力发展自身云计算与边缘计算能力。一方面,云能力的提升将降低对于终端设备性能的要求,拥有实现更高渗透率的潜力;另一方面,通过对于边缘计算节点的建设,能够缩短信息流传输的距离从而降低网络传输部分的时延。

在硬件层面,运营商普遍缺乏技术积累,且该行业集中度较高,互联网巨头占据优势。一方面,运营商可尝试在VR头显、AR眼镜等关键设备领域与厂商实现生态合作;另一方面在合作和投资标的的选择上倾向未来有发展潜力的硬件企业(如触控手套、脑机接口等),优化产业链布局。

在应用层面,云游戏有可能作为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率先大范围落地。其前期未能快速发展的原因是体验的时延过高,此问题仅仅依靠5G基础网络和云计算技术是无法有效解决的。运营商可充分结合边缘计算技术,通过“5G+边缘计算”的方式提供更靠近用户的分布式运算能力,使得游戏业务可以就近处理,实现快速发展。

在内容层面,三大运营商均通过子公司自建视频、音乐等应用为用户提供服务。但内容服务相对饱和度高、竞争激烈,运营商很难脱颖而出,因此可依托自有应用与XR设备进行生态合作,探索特色服务,创新用户体验,建立成熟方案,以期与主流内容平台达成合作。

综上所述,运营商可将算力网络服务作为自身在元宇宙或下一代互联网形态的基础业务,为元宇宙提供稳定支持。但同时应利用技术研究、生态合作、投资等形式积极布局内容、软件、硬件等相关产业,摆脱单一“管道”角色,深度嵌套生态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