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租来练习漂移零星活下来的共享汽车能坚持走多远

莫闻(化名)直言难度超乎他的预期:“现在明显缩小规模,只在小范围的特定区域内坚持运行。后期维护费用更高,而且旧车停运时间也更长。” 他是一家腰部新能源共享汽车企业的总裁,其运营的共享汽车平台曾在珠三角、长三角以及西南地区投入数千辆共享汽车,原本计划于2020年实现盈利,但事与愿违,不仅没有实现盈利,目前该共享汽车平台已濒临倒闭,广州等城市已难觅该平台共享汽车的踪影。

在疫情暴发前,广州大街小巷上有几十家平台的共享汽车在穿行。目前,共享汽车的数量与2020年之前相比大规模缩减,广州仅有GoFun、联动云等极少平台的共享汽车仍在运营。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GoFun位于广州市盈丰路的取车点仅有奇瑞小蚂蚁电动车以及传祺GA6等少量车型供应,其中,奇瑞小蚂蚁电动车日租金在非假日为39元,节假日为99元,各外加99元服务费。而此停车场的一个车位的月租在800元左右,这差不多等于一辆奇瑞小蚂蚁电动车20天的非假日租金。

作为共享汽车头部企业的GoFun,去年以来经历了全国业务收缩、原CEO谭奕离职等风波,武汉、天津、杭州等地网友均反映在自己所在城市租不到GoFun的车。当前,GoFun在广州虽然还在运营,但共享汽车的数量骤降,而且部分共享汽车的车况不佳。

“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至今尚未有共享汽车平台实现盈利。我们在经营过程中,各种用车不规范的情况层出不穷,至今没有找到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例如,有用户租用我们的共享汽车来练习漂移,一夜间磨坏四个轮胎,用户自动取、还车,我们没有及时检测到具体的车况,几天无人租用这辆汽车之后才发现异样,换掉四个轮胎一下花了几千元,而共享汽车一个小时租金才几十元,一天下来租金也不过一两百元。一百个客户中只要有一个人用车不规范,就有可能让我们赔钱。” 莫闻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如何规范用户行为,在现有的经营管理体系中依然是一大难题,根本无法用高额押金来约束用户行为,一方面是近几年共享汽车平台倒闭潮导致一些租车押金无法退回,用户对此心存顾虑,另一方面是有的平台免押金,用户可能会选择其他租车平台。

运营成本高、用户用车不规范、疫情导致租车率严重下滑以及投资者对共享汽车关注度持续下降,共享汽车倒闭潮在持续。易观分析发布的《中国共享汽车市场白皮书2020》提到,受2019年资本寒冬和2020年新冠疫情影响,共享汽车市场有长达1年时间未有资本加注。

莫闻称,他所运营的共享汽车平台此前曾获得数亿元的投资,但自2020年至今,基本上是无法融到新资金,而当前的共享汽车业务又无法造血,一直处于烧钱中,由于缺乏资金,无法购入新车,旧车身损伤越来越严重,调度人员也不够,车辆经常处于乱停乱放状态,经常被贴罚款单,迫不得已关掉多个共享汽车网点,更多是靠为一些企业员工提供通勤服务等业务在艰难支撑着。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办公厅在2020年11月印发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下称《规划》)在阐述我国汽车产业发展方向时,仅保留了电动化、网联化和智能化,而删去了原本应该并列出现的“共享化”。

至于“共享化”为何在正式发布的《规划》中消失、“新四化”变成了“新三化”,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指出,共享化根本不是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目标,仅是一种商业模式,而且汽车共享在中短期是不现实的。因此,《规划》删除共享化符合趋势发展。

崔东树认为,共享化一度盲目扩大,导致众多企业和投资者涌向共享出行领域,消耗了巨额的资金,对汽车行业发展并没有直接的利好,尤其是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过度地发展共享化将导致私人消费受冲击,这对新能源汽车发展并不是有利的事情。

“共享是前期新能源补贴下的消化库存车的特色,实际需求较差。”崔东树近日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他对共享汽车未来发展前景并不看好。

“国内共享汽车平台一时兴起,确实与前几年新能源补贴刺激有一定关系,但并非全部共享汽车品牌就是为了消化掉新能源车而协助相关车企套现补贴,也有一些共享汽车平台的燃油车业务做得还可以。而这几年许多共享汽车平台相继倒下,情况比较复杂,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无法破解盈利难题。 ”莫闻如此认为。

汽车分时租赁模式最早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瑞士,之后在德国、荷兰、美国等发达国家风行。前几年,在中国尤其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共享汽车借助“共享经济”的东风一度渐成气候。新思界产业研究中心此前发布的《2018-2022年中国共享汽车市场分析及发展前景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起,我国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数量不断增多,截至2018年6月,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超过400家,投入运营的共享汽车数量已超过10万辆。

作为共享汽车第一阵营的EVCARD、GoFun、盼达用车等平台,在高峰期都曾拥有数万辆共享汽车。不过,短期不能盈利似乎已经成为中国共享汽车行业的共识,包括GoFun出行、EVCARD、盼达用车在内的共享汽车运营企业都曾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共享汽车是一个资产非常重的行业,暂时不考虑盈利问题,短期内也无法盈利。

由于汽车分时租赁业务购车成本、人力成本、停车位租金、充电桩配套基础设施投入、车辆事故处理、维修等运营成本居高,尤其是一些用户的不规范用车,也大幅增加了汽车分时租赁业务的用车成本。在疫情暴发之前,已有EZZY、友友用车、途宽易、麻瓜出行等一批共享汽车平台倒下。

而疫情暴发后冲击经济以及商旅等产业,进一步增加共享汽车平台的运营压力,连头部的盼达用车也难以撑住。作为重庆力帆控股旗下的新能源共享汽车平台,盼达用车于2015年11月正式上线运营,是国内新能源分时租赁中布局较早、规模较大的共享汽车企业,高峰时期共享汽车数量曾达2万多辆,但随着母公司重庆力帆控股的节节败退,以及自身融资进度缓慢,叠加疫情冲击等因素,其在2020年申请破产重整,2021年2月1日起暂停运营。裁员、欠薪、押金难退,这一共享汽车平台目前被业内认为回天乏术。第一财经记者从天眼查发现,拥有盼达用车平台的重庆盼达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截至目前拥有448条自身风险,666条周边风险。

由于运营成本高、用户不足,以及新能源汽车运行几年后故障等问题频出,越来越多共享汽车被遗弃。近两三年来,多地出现“共享汽车坟场”,堆积着几百辆甚至上千辆闲置或作废的共享汽车。

目前,随着私家车加快普及,市场上预留给共享汽车的机会也越来越小。“如何规范用户行为以及降低运营成本,目前基本上还没有共享汽车平台找到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加上融资困难,尚存活的共享汽车平台为了减轻压力,都在缩减规模。” 莫闻如是说。

华峰资本的研报认为,汽车分时租赁有它独有的属性,重资产、重运营、初期起步难,每个城市的情况也不同。一下子导入大量资金和流量在汽车分时租赁领域的作用并不大,而精细化运作对于分时租赁业务更加重要。

莫闻称,共享汽车这一商业模式要走通,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当前虽然不具备这样的综合条件,但并未代表着共享汽车已彻底失去机会,未来随着电动化、网联化以及智能化快速发展,这将有助于提升共享汽车的经营管理水平。目前,在疫情冲击下,依然有些共享汽车平台坚持摸索如何走通这条路径,并不断在优化中,力求更贴近用户的需求。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暂停上市逾两年后,盈方微重返A股市场。这也是年内首只恢复上市股。今日早盘,盈方微集合竞价便高开389.8%,开盘后瞬间飙涨440%,遭临时停牌。

华为苹果再交锋!Mate50正面刚iPhone14!这一板块火速走强……

时隔两年,华为再与苹果展开正面交锋。今日早间,华为官宣,将于9月6日发布Mate50系列,这意味着Mate50系列将与9月7日凌晨1点发布的苹果iPhone14系列正面刚。

证券时报·数据宝统计,目前A股中布局EVA的上市公司有9家,年内股价平均上涨13.03%,跑赢大盘;绿康生化股价累计上涨102.18%,涨幅居首。

有城市买空调安装要等1个月!?高温天气创纪录,夏天“续命神器”销售那叫一个火,多家上市公司回应业绩影响…

西瓜、空调、WiFi,被网友戏称是夏天里的三大“续命神器”。今年以来,热浪席卷全国多个地区,空调这个“神器”的重要性更加凸显。酷热天气加持之下,国内空调市场迎来了销售旺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