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斗地主比赛比斗地主还上瘾

根据全国父老乡亲对它的热爱程度,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斗地主可能是唯一能跟广场舞抗衡的活动了。

人们常说科学发展不能丢了传统技艺,从现状来看,这种智慧仍然掌握在上一代人手中。

“我爸从我上初中就开始看,到我大学毕业了还在看,奥运会那年,我家电视被他霸占着天天看斗地主。”

有位上海朋友说他爸妈每天准时收看这类节目,而且边看边骂街,这个不会打,那个是猪队友,争论的比电视里比赛的人还火热。

每到情绪高昂时会大声发表“钢镀真戆哪能打牌噶臭额!”“出皮蛋俘虏呀!”“炸呀!”等等观赛言论。

北京的同事也表示最能让他爸妈废寝忘食全情投入去看的节目,只有北京台的《欢乐二打一》。

“出去浪完回到家,我以为他俩睡了,没想到两个老赌棍津津有味地在看一个斗地主的直播节目,边看边讨论。”

他一度很不理解为什么会存在这种直播斗地主的节目,但他妈妈告诉他这是先锋电子竞技。

“我妈屋里的电视放在床正对面,平时她看电视是躺着或者坐在床头,一边刷手机一边看。一到斗地主节目播出,她是跪在床尾伸着脑袋盯着电视看的。”

不要跟一个正在看斗地主的老母亲说任何事,一般她啥也没听进去,耳朵里只有三带一。

其中斗地主经常位居榜首,用户粘性堪比新闻联播,全国各地都有人把它当连续剧看。

各地节目都有自己的特色,天津的节目就是用天津话解说,有的地方选手用网名参赛,一下就能给人带来家族群般的亲切感。

解说的点评经常是:“玉兔迎春手里的两王可以用来换个牌权”,“月光如水这样出很不划算” 。

但追剧只是个初级阶段,领会节目精神的人会在一场比赛结束后对整个战局进行复盘,并对解说提出的技巧做笔记。

“我姑父本来不会斗地主,看这种节目硬生生学会了,还拿了单位比赛的二等奖,赢回来一袋大米。”

就像斗地主本身那样,这种节目也不存在任何场地限制,有电视的地方就有斗地主,这是观众心中的铁律。

我曾在医院的病房里看到一位80多岁的大爷仍在潜心钻研实战技术,输液也不耽误分析战局,看了一眼场上的牌全记住了。

当时他在葫芦丝版《不得不爱》的bgm里宣布,这是预防老年痴呆的最佳手段。

据说它还能在一定程度上维持家庭关系的和谐,毕竟能让父母天天都坐在一起等的节目已经不多了。

“老爸因为老妈回来晚了不接电话就火了,然后两个人就不说话了,但是看电视上的斗地主看着看着就开始聊牌。”

节目受众足够忠诚,收视率就常年飘红,据说高大上的英超温网F1,收视率只有斗地主的零头。

北京电视台体育解说员马重阳曾公开表示,《欢乐二打一》的收视率是NBA的十倍左右。

有次全运会的时候,所有电视台都是采访全运会的新闻,天津台在放斗地主;上海朋友说就算有陨石撞了地球,五星体育还是在播三打一;辽宁电视台体育频道直接被当地人称为斗地主频道。

看电视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各家电视台都在斗地主这类节目上下足了功夫,导致江苏球迷直接给电视台送了一面锦旗。

当然对此斗地主的发烧友也有自己的解读:没有斗地主,电视台哪来的钱买信号。

根据媒体报道,早在2015年王晶就去“弈棋耍大牌”节目上宣传新电影《澳门风云2》,精准找到了垂直用户。

到2016年,一场斗地主比赛的参与人数高达几十万,最多的一场达到了461万人。

同时这一年国家体育总局还宣布了一项新的体育竞技项目,名为“竞技二打一扑克”,原型就是斗地主。

传统斗地主运气成分比较大,竞技二打一参赛选手的牌是一样的,并引进国际正式比赛项目桥牌成熟的复式赛制

不用纸牌,统一采用官方认证的竞技软件,全民都可参与,段位定级方式类似围棋,参加比赛可以获得国家颁发的技术等级称号。

第一届“竞技二打一扑克锦标赛”(CCPC)由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中国互联网上网服务行业协会主办。

总奖金高达500万元,全国共有523467位选手获得了不同额度的赛事奖金,其中第一名拿了100万,并获得了斗地主界“终身特级大师”称号。

根据比赛的官网显示,一位选手以前玩斗地主不被家人朋友理解,孩子也嫌他沉迷游戏不支持他参赛,自己很能理解打电竞的年轻人。

“但是这次参加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主办的比赛,我感觉很骄傲,发朋友圈很多朋友都点赞了。”

也就是说这已经是国家认证的竞技项目,所以要是有人对你说他是斗地主职业选手,可能真不是在骗你。

很难说具体有多少斗地主的发烧友,它既是浪潮下地方电视台的救命稻草,也是很多人用来认证情感的某种方式。

“我家一边看着斗地主节目,一边斗地主,这短暂的和谐让我爱上了这个游戏。”

在骨灰级牌神程伟栋的解析中,斗地主就像是一门全科考试,包含五大技术模块:记、算、让、藏、打。